陈大力2016-11-22情感文章前几天跟室友聊初老的症状,没聊出正经的,反倒是下了“大牌眼霜超级贵,现在就要开始攒钱”的结论。不知什么时候起,我们再不敢说自己是一路小跑也不喘气、笑…

文/陈大力

   
 作为拖延症和懒癌症以及睡眠有限症的多重重病患者卡其来说,23:29阻止了手机关机,就意味着01:29脸上还会泛着白光,窗外白日里歇斯底里的车流声也归于沉寂,舍友深深浅浅的呼吸声也无不提醒着卡其:夜很深了。

前几天跟室友聊初老的症状,没聊出正经的,反倒是下了“大牌眼霜超级贵,现在就要开始攒钱”的结论。

一个问题:被一群人孤立了该怎么办?

     
高数作业本上第一行写着:总有人红着眼眶熬着夜。这不是卡其的字迹,而是每天睡得最早的卡其的下铺写的,问其原因,“你的生活写照”,她没好气的白了卡其一眼。卡其明白可能是夜猫子的自己辗转反侧吵醒过她,对每一个嗜睡如命的人来说,起床气不是最严重的,被起床的气撒起来才要命。卡其自知理亏,也只好吃吃得笑着,只是大家都明白,就算你把卡其骂一顿,打一顿,她也改不了熬夜的习惯。

不知什么时候起,我们再不敢说自己是一路小跑也不喘气、笑起来像带着一阵风的少女了。

答案不难,首先一定是要反思自己的,总归不能哪里不顺了就满地撒泼,一点错都不要揽。其次就是积极寻找解决办法,放下点大而无当的面子,沟通,求和,兴许能讨回安宁。

     
 睡觉前有人发了一天动态,讲:“多睡觉对身体好,你要记住你是大艺术家”。下面是卡其中意的男生的评论:你是大艺术家。卡其划过屏幕的手指收了回来:那个身边的风都是温暖的男孩子已经是舍友的男朋友。卡其久久得盯着那句平淡的评论,眼眶发麻。她心里告诉自己:没关系,不是都习惯了笑着听她讲他们的故事了吗?时间不是号称包治百病吗?不都过去了吗?

像我室友,才二十一岁,眼角一根细纹都没有,已经开始有模有样地规定自己的作息时间,宣扬“十一点半以后才睡觉的是废柴啦”。

但我每每看到这个问题都一阵心酸,会想到A。

   
 其实熬夜的时光也很无聊,除了碎片化的阅读,除了手机里的电子书,也没什么能真正打发时间。记得以前有人说过:学习不好的人心里可能有个傻逼。不过我相信,每天熬夜的人心里一定不轻松,而夜深人静最是感情充沛、想象力丰富、荷尔蒙加速分泌的时候,那这时候的不轻松也极可能因为心里的那个傻逼。卡其觉得有些事情只有在黑暗中做起来才觉得安全,比如看一些内容刺激的文章,比如看喜欢人的照片,比如翻他们的留言板。

以前她不是这样的。以前她和我一样,都是必须要熬夜,必须在深夜里捕获多一点情绪的人。

A和她的室友闹了点矛盾,缘由是非常鸡毛蒜皮的小事,A自然有错,说话直没考虑对方,但对方突然掀起的暴怒也是她没曾想过的。

     
 一天一个朋友忽然给卡其发消息说:为什么还不睡觉?每天早点睡觉不好吗?卡其深知朋友的脾气秉性,不敢撒泼扯皮,而是乖乖地说:马上就睡,你也早点睡,晚安哦!朋友显然不相信卡其会那么听话:不许撒谎!关手机,睡觉,我会查岗。卡其没有回消息,假装已经进去梦乡。可是大概没人看到凌晨两点,她床头还一片亮光。

现在我们按时吃,热量值都要拎出来做加减,按时睡,手机闹钟响前五分钟,就盖好被子就位了。

她当时怔了,打电话找我,我说你别急,跟你室友好好理理来龙去脉,道个歉。

     
最好的朋友在凌晨三点醒来看到卡其十分钟前的动态在评论里骂她:“你特么一共给劳资说了五遍晚安,劳资一觉睡醒了你特么还在不要命。”卡其在黑暗中笑出声来,没敢回复,轻轻念道:朕已阅。

你看,初老是个多让人恐惧的词,毕竟现在我们怕胖,怕老,什么都怕。

A说,好。她给室友道了歉,非常诚恳地发长短信,对方没回复。A试图像从前一样跟她分享小零食,但对方一嘴的“我不要”就死死赌住。A非常努力地找回曾经热络的话题,只迎来冷脸。

 
 跟你说晚安因为我爱你,我不想你陪我熬夜、陪我生病、陪我变得未老先衰;跟你说晚安因为我还有文章要读、有留言要看、有事情未完成;跟你说晚安是因为我想自己玩会吧。也许。

这个时候A知道了,撕破脸真的就缝不上了。

     
即使如此,那些会不厌其烦地等你一句晚安的人一定很爱你,因为他们也想自己玩会,也怕你照顾不好自己。

以前不一样,经常熬夜。

更甚的是,对方开始组织起小团体,刻意带领着众人在寝室说笑吃喝一团,也轻描淡写地在每一个其乐融融的环节把A忽略掉,像顺手掸一颗灰尘。

我人生中第一次彻夜不眠是在17岁,和当时的男朋友分手过后,我很怪异地一滴泪没落,盯天花板盯到眼睛泛起针扎一样的酸。

A再一次求和失败,红着眼给我打电话,我一阵心酸。我本来可以说“你再试试,态度再诚恳点,多给人家朋友圈点赞,多找点事跟她聊天”,但我说出口的是“你出去租房吧,别继续受罪了”。

大概因为那是段结局向来显然的感情吧。

我知道政治正确的讲法是什么,要永远努力啊,热忱啊,总之从自己身上找错啊,云云。

硬熬着要说最后一句“晚安”的是我,不敢过问他房间灯是不是亮着,草稿纸上蹭出来的是公式还是单词,只知道先奉上毫无保留的真心,说“嗯你忙吧待会儿记得找我”。

但我还觉得,有些人是没必要费尽心思去取悦的,有些努力,是没必要去做的。

他记不住要找我的。但我记得住,我在屏幕这边,等待他下放遥远的寡淡的关心,好藏进伴梦的枕头,烘干泪眼。

Z小姐说不被男朋友的父母喜欢,当时闺蜜圈里的声音是,你再试试,几年的感情了,好不容易的。

离开被他说得极其干脆,就是不爱了啦,不拿“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”这种假惺惺的温情敷门面。就是直接甩烂摊子,就这样了吧,你还能怎么样呢。

Z小姐说,嗯。

很多年后谈起这段感情,我讲年幼的自己傻,都是强调,我居然为这种人足足熬了半年的夜,只为了等晚安。

Z小姐是事业型的,每天奔波于高级写字楼之间,周末扫商场,偶尔也在家里端电脑做报表。但男朋友父母对她讲究的穿着不太满意,说她不节俭,一件商务套装就有小一千。

讲真,人年轻时候是不知道身体有多重要的。

Z小姐不明白,她一个月两万的工资,买一千的衣服哪里就不对了。就算大手大脚,她也没欠谁啊。

酒要喝满杯满盏的晶莹,谈恋爱要通宵达旦互诉衷肠,以为大量抽烟是忧愁有思想的佐证,热爱甜腻的零食,或者辣得背上窜冷气的小摊烧烤。

很多次我都说你再忍忍,人家受不了就改改,但偶有一次看见向来敷着精致妆容的她灰头土脸地走在男朋友身旁,我第一次想劝他们分手。

那时我们一定要活得满满当当,爱人一定要爱到穷途末路,不给双方温和退后的余地。

有时候,我们真没必要委曲求全。

就知道捧出最猛烈的喜欢,在熙熙攘攘谁也不永远属于谁的情场,拿真心做武器,杀个片甲不留。

小时候我脸上长了好几颗小痣,位置算是显眼。当时有个同事来我家做客,当着我的面大声问我的母亲,你孩子脸上的痣以后准备怎么处理啊?女孩子家家,以后要嫁人的。

她家有个成绩不好但很漂亮的小孩,当时就站我对面。我眼睛一下子红了。母亲沉静地回她,不处理啊,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看。随后又讲,对了你们家的孩子报补习班了吗,成绩可是很重要的。

分手过后最难熬的不是在学校难免会碰面的时间,是熬惯了夜,睡不着躺床上的大段空白。

很多年后我脸上早没有那几颗恼人的痣,但从没忘过母亲不卑不亢的态度。在很多次为人际关系疲惫的时刻里,我总想起母亲那遥远的勇敢。

往事像一条案板上的鱼任我宰割,我怕血下不去刀,但还是被人抓着胳膊动起了手。

——很多时候,我们接受的哲学是要维稳的,要温吞吞地揽下别人所有的恶意,自己费心消化,并保持欣欣然的笑容。没人问我们多累,而往往只会在我们背后跟别人嚼舌讨论,哎,这个人脾气好不好啊。

熬夜嘛,就是熬嘛。恋爱的时候拿安睡的机会交换他来你这里偶尔嘘寒问暖的一句,失恋的时候用早睡的健康,对抵他在你这颗心上深深浅浅留下的痕迹。

但这些用融洽深藏着窝囊的理论从没告诉我们,有时候他人的恶意是毫无道理的,有时候我们要把自己降得非常低,才能达成别人期待的所谓“合情”,我们一路做着被四处歌颂的好人,暗暗捂着被人刺伤而隐痛的胸口,试图忘了自己那股,想要坦荡得爱恨分明的决心。

以前我们歌颂自己奋不顾身的爱情,尤其歌颂头破血流、鸡飞狗跳的那一茬,以为非如此便不算年轻过。

但也不是所有时候,我们都需要对这些恶意亮剑的。像我开头讲到的被孤立的例子,如果你怕,如果你心有余力不足,你就离开吧,离开那个得理就蛮横的人,离开那个不肯正视你的群体,离他们远远的,别让自己受更多伤害。

挺好的,有过一段不顾吃相和颜面,只拿赤胆忠心出来做筹码,以为“天真即正义”的日子。

在浩瀚的生活里,你以后还会见到更多宏大的天地,有很多激动人心的东西。我不希望你在见到它们之前,就已经因为一路的忍辱负重而伤痕累累。

但是我们发现,真心给得最干脆的一方,往往被毫不犹豫地放弃,反倒是些讲迂回手段的,讲经营的,作得了那个从不跌下马背的常胜将军。

前些天看到《我在伊朗长大》里的一句话:你在一生中会碰到许多混蛋,他们伤害你是因为他们愚蠢,你不必因此回应他们的恶意。

我们就觉得不对了,年轻也不能无数次试错啊,这样看来,经营大概比莽撞好吧,理智大概比自我牺牲好吧?

深以为然。

如果我是个浪漫主义者,我大概会说不,不是的,你还是要毫无保留地付出,还是要奉献到满格——

别让那些混蛋们坏了我们碗中的这口好汤,人生这么短,你就喝你的,享受你的。如果他们要伤害你,答应我,如果没有唇枪舌剑的勇气,一定要跑得远远的,远远的,另寻一片温和的天地。

但我不这么觉得。我觉得站在自我保护的角度来讲,你还是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吧,你别去拿爱撒满人间拯救别人,你先好好爱自己。

人生这么短,我有时候不希望你光芒万丈,我就希望你能跟自己所喜欢的待在一起,舒舒服服。

真的,先好好爱自己。

——偶尔你也可以当一当啊,那个不把别人的恶意接过来的,“不那么好”的人。

爱太满会怎么样呢,多半都迎来破碎。

把七乘二十四的时间只挂靠在一个人身上,把全部心事只奉献给他,不给自己,不给朋友、学业和家人,往往变得琐碎、易怒、小肚鸡肠,最后那人反而皱眉,哎你这个人真是歇斯底里。

你就不服气,我他妈爱这么累,你还不知好歹。

但是姑娘,一切都何必呢。

就像你的身体是真的会初老,皮肤是真的会滋生皱纹一样,你的真心给得再满,也有偃旗息鼓的一天。

17岁可以为一句“分手”一晚上不闭眼睛,第二天照样上课,但是年纪渐长了,我们会为自己不作保留的挥霍,付出越来越多的代价。

我们手上没那么一大把,何时何地都输得起的人生。

所以别熬夜啦,器官会提早衰竭,皮肤会日益变差。也别一高兴一伤心就暴饮暴食,多关心自己的体型。

我倒宁愿你“怕”的事情越来越多,怕老怕丑怕出洋相,唯有这样自制,才能真正成长为体面的、顶天立地的人。

而不是当初那个,为某个混蛋抛盔弃甲的傻瓜。

自制才是成长要义,成熟的人会懂,舍得让你熬夜的都是混蛋啊,他们不值得。真的,没有人值得。

陈大力,无敌大长腿,钻石少女心。微博@陈大力大力陈,微信公众号@chendali1995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