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粒豌豆引发的堕落

一粒豌豆引发的堕落

向暖2017-02-18情感故事情人节这天重度雾霾,手机显示霾橙色预警,连买花的人都带着厚厚的口罩。温洁在花店里等了半天,买了一包鸢尾花种子。花店老板娘笑道:“店里这么多漂亮的花…

丁湘是一个富家女公子,继承了母亲姣好的容貌和父亲丰厚的遗产。

5月20日,520谐音“我爱你”,这一天被情侣们当做了小情人节,纷纷在这一天选择告白爱意。可是,在上海有一家花店却释放出了520终极“黑暗料理”。

情人节这天重度雾霾,手机显示霾橙色预警,连买花的人都带着厚厚的口罩。温洁在花店里等了半天,买了一包鸢尾花种子。

她从小就聪明可爱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长大了,丁湘拥有良好的教养,高尚的品性。

这家分手的位置非常好,愚园路102号,距离静安寺、久光百货等核心商圈不过几十米。

分手花店,光这店名就非常扎心了,所以很多情侣路过,赶紧拉着另一半跑开了,但是这对穿着一样衣服的姐妹却买了两束鲜花,还大方合影留念。也许对于他们而言,分手只是一个永远存在的想法而已。

 我们先忍受一下这家分手花店的海报,然后开启本次魔都520扎心之旅:

 你以为就店名扎心?这些“骚浪贱”的文案,简直就是万箭穿心:

很多人提起前任说丧偶,对不起,我是丢了狗!

谢谢你的一句分手把我打倒,嗯,躺着真好!

啊啊啊~作为深受传统思想影响的我,早已经无法正常呼吸,可是,步入这家花店,看了商品报价单,我几乎哭晕在厕所。

 极度腹黑颠覆三观的花语,而此时此刻,许多情侣正在用这些花🌹表达感情,送玫瑰是“长的真丑”,我仿佛能听他们被“啪啪啪啪”打脸的声音。

但是,上述癫狂的状态不过是少数人,多数单身汪🐶来到分手花店,不仅接受了这种风格,还有更加真挚的感情流露。

闺蜜和男友好上了,这是“柚子”的故事,这么俗套的故事还分享啊,前任男友太多,闺蜜都不够用了,防火防盗防闺蜜,嗯嗯嗯。

“射手和处女不搭,已经亲测两次”,呃~这个妹子,你就谈了2次恋爱吧?很抱歉,没有把12星座都恋爱一遍,你还不懂什么叫做分手。

 其实,敢于走到店里的人都是胆大心细真性情的人,当然还有很多人只敢在门口看看,拍拍照。

 店员仿佛在招呼:大爷,进来玩会玩呗,放心,大妈不会知道的。

呃~我怎么突然这么毒舌了?

这个“分手花店”凭空出现的吗?不是的,经过宏民的了解,这本身是一家正常营业的咖啡馆,几天前,泰笛生活有了开一家“分手花店”的想法,然后用了3天时间准备装潢、设计产品等,在520当日凌晨3点营业并迎来第一位顾客。到5月20日中午,一度人气爆棚,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。

  注意:

我要

开始正经了!

下方,1cm高能来袭!

这个花店用潮流术语就是:丧

我认为,这种状态要因人而异,引导好了,就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。一旦出现偏差,那可能就是阿Q的“精神胜利法”了。

比如上海市中心火爆的丧茶:

 再比如益达口香糖的《笑出强大》系列广告片。

即便全世界都认为你的身高只有50cm,你也要笑着面对--郭敬明。

这些案例都在说明,在当下物质充盈的时代,人们的生存状况有了基本甚至更优的保障,但是人们的内心世界,是不是经得起情感危机、歧视、冷暴力等挫折呢?其实,很多人已经以实际行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分手花店,就是在告诉情侣们,“在一起”的时候轰轰烈烈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沁人心脾终身难忘,“分手”同样是一段感情中必然的存在,多数人的另一半并不是初恋。假设有一对男女互为初恋,然后结婚、生子,但是,最终还是要“分手”,因为陈奕迅说:总有一个人要先走。

分手花店通过这一天大胆出位的演绎,告诉年轻人:接受挫折–>开心一下–>继续鲜花一样的人生。接受挫折,才有机会战胜挫折。开心,是为了更好的继续人生。

来到分手花店,通过一束花、一张标签、一张合影,然后发一条朋友圈,告诉自己,对过去的挫折不在乎。希望所有分手都是安静的、和平的,然后收拾好心情继续人生。不然呢,你还能破镜重圆咋地?丧~

文/赵宏民,一篇创始人

花店老板娘笑道:“店里这么多漂亮的花,你怎么只买一包花种?”

人生也是一路顺风,毫无阻碍。直到二十八岁那年,父母亲相继去世,未婚夫出轨,丁湘的人生才有了一点点波折。

温洁并没有解释,老板娘也只是随口一问,收完钱就去忙别的了。今天店里很忙,很多人来取预订的玫瑰,也有人要求现场搭配。

丁湘作为一位优雅名媛,从容地操办父母后事,从容地与未婚夫和平分手,悄无声息地离开A市,再也没有回来。

温洁拿着那包花种走出花店,心里想着的却是一大束紫色的鸢尾,以前每到情人节,她都会收到一束紫色的鸢尾,前些年花是快递过来的,那会儿韩宇还在遥远的南方工作,他说玫瑰难免俗套,鸢尾却能恰如其分地表达思念。

在分手,或者说是退婚那一晚。

前年韩宇回到本地工作,情人节依然送她鸢尾,他说他对她的感情是对面也相思。

丁湘请了双方长辈来别墅作见证,晚餐上宾主尽欢。

那会儿两个人多好呀,遥远的距离没有阻断他们的感情,反而让思念不断加剧,每次的久别重逢都是节日。韩宇刚回来的那一年,他们简直如胶似漆,恨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一起。

待他们离开后,洗漱后的丁湘回到自己床上,左右睡不着。在自己的床垫下发现了罪魁祸首——一粒豌豆。

可是,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切都变了呢,他们的感情,慢慢走向冷冻期。

丁湘突然想起书上看到的一句话: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
去年情人节的时候就有预兆了,那天温洁没有收到鸢尾,也没收到其它礼物,她抱怨了几句,韩宇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他太忙了,忘记情人节已至。

再仔细回想这一年发生的事,丁湘意识到自己可以由奢入俭么?

可是那天他其实并不忙,早早就下班了,还顺路把同事捎回家。后来韩宇见温洁实在不开心,就去附近花店买了一束玫瑰,回来告诉她,本想买鸢尾的,可是店里没有。

虽然父母留下的遗产足够她这一生继续如往日般生活、享受,但她不想继续这样应酬下去,她想丢开自己手里的画廊,过自己的生活去。

温洁那天就觉得心凉,她想发怒,却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发怒的力气。两个人在一起久了,太熟悉,也太容易忽视对方的感受,她的喜怒哀乐韩宇已不再介意,她激烈的情绪表演给谁看。

打定主意后,把豌豆丢进窗台的花盆里,丁湘便睡去了。

她只是把自己买的巧克力递给韩宇,韩宇接过来随手放在一边,“最近都开始发胖了,不能吃这个了。”

第二日一早,丁湘打点好自己简单的行李,锁上门窗,打了的直奔机场。她要开始一个新生活,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养心。

情人节过后,两人虽然还住在一起,但是关系越来越疏远了,常常是整晚没有一句对话,她在看电视,他在看手机。

丁湘顶开了灰扑扑的卷帘门,门内露出一个小小的空间。她想:可以做个花店老板。

过去相隔遥远的时候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现在近在咫尺,却无话可说。原来最能对感情构成威胁的不是地域距离,而是心的距离。

于是,丁湘在楼上租了一套房,就此安居下来。

感情的世界里,追求新鲜感是人之常情。两个人在一起久了,感情难免陷入平淡,失去刺激感,失去吸引力。

第一天,丁湘住的酒店,去商场买了新家具;

生活的平淡真的比困难沟坎还难捱,没有波澜的情感让人心生倦意。

第二天,还是住的酒店,打扫了新房子;

她知道这样的状态不好,她试图改变。她换了新衣服,在他面前走来走去,他头都没有抬一下;

第三天住进了新房子,用画画的纤纤双手装修了楼下店铺;

她跑去健身,练出马甲线,他也并不觉得惊奇;她买了什么书,想看什么电影,他都不再关心。

第四天……

她有时候费力找出一个话题,想跟他聊一聊,他却总是无心回应。眼看着感情一点点接近冰点,她却无力改变。

半个月天后,丁湘终于拿到营业执照,“丁香”花店在楼下静悄悄开张了。

去年下半年的时候,温洁发现韩宇公司经常顺路搭乘他车子上下班的是个姑娘,那是个小她几岁的姑娘,倒谈不上多漂亮,只是皮肤比她白,留着空气刘海,眼神带着那么一点稚嫩纯真。

花店开在一所大学附近,来往的小年轻多。来店里买花的女孩子多,男孩子更多。

她想问韩宇,“你喜欢那姑娘了?”可是终究没有问出来。有些话,一问出来,就收不回去了,她害怕,他怪她不信任他,又或者,他告诉她他就是喜欢那个姑娘,那该怎么办呢?

丁湘每天守着花店,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。有人没人的时候,她画自己的画,有时候是画自己插的花,有时候是画对面的大学。

那他们的关系就真的要结束了。她不是没想过分手,可又总是舍不得,毕竟是八年的感情,八年,简直覆盖了她生命最灿烂的年华。

画到后来,来了一个女孩儿,走进她的画里。

温洁回到家里,找出花盆准备种花,她知道现在还不是种花的好时机,可是她急着种下去,等到五月份,或许就能收获一束美丽的鸢尾。

那个女孩儿时常来丁湘店里,之所以记得,是因为她来得有规律。半个月来买一次花束,自己一个人在那儿慢慢挑。

花还没种完,手机响了,是韩宇,告诉她今天加班,不回来吃饭了。

有时候是一大束香槟百合,有时候是一大束紫罗兰,有时候是一捧菊花,也有时候是一大束鲜艳的多头玫瑰、多头康乃馨……

她想说今天是情人节呀,难道也要加班吗?可是喉咙忽然涌上一股无力感。她只是“唔”了一声。

一次兴起,丁湘与她闲聊,问她买这么多花做什么。

温洁放下手机继续种花,她终究不是那种主动的人,不会主动表达,害怕表达了遭到拒绝,害怕尴尬,明知道一段关系有问题却想不出解决的办法。

女孩儿穿着很普通的裙子,抬头望着丁湘说:好看。

她把种子全部撒进土里,但是内心并不确定,自己能不能种出一束鸢尾。

丁湘又受了启发,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。既然我有如此好的先天条件,为什么不活得更自在一点呢?还由什么奢入什么简?

温洁洗了手,手机又响了,是闺蜜颂颂,问她,“亲爱的你在哪儿?”

下一次,女孩儿又来到店里买花。丁湘对她说:下一次你来,我想让你成为我的模特,画一幅画,可以么?

“在家。”

女孩儿很诧异,她长得不算漂亮,顶多清秀,怎么会被老板娘看中。

“嗯,一个人在家吗……你还好吧?“颂颂欲言又止的。

丁湘微笑:你很合适。如果你答应了,下次我就在这里给你画一幅。作为答谢,我送一副画给你。

“你在外面吃饭吗?”温洁听到颂颂那边有音乐的声音,也有人在说话。

女孩儿答应了。

“嗯,男朋友找了个好偏远的地方,不过里面环境还好。温洁,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,这个世界好小,我……在这里看到了韩宇……和一个女孩。”

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,女孩儿穿着白裙子走进这家花店,老板娘已经准备好了颜料,坐在桌子旁喝茶。

温洁的心陡然变凉,嘴唇轻微抖动,说不出话。

丁湘让女孩儿坐在桌子旁,手里递给她了一本书:《傲慢与偏见》,端了一杯清茶。自己坐在小马扎上,对着女孩儿开始画画。

颂颂那边似乎明白了闺蜜的心情,“需要我去泼他一脸酒吗?”

一上午过去,画还是半成品。丁湘给女孩儿和自己叫了外卖,闲聊午休后,女孩儿继续做安静的看书女孩儿,丁湘继续做专心的画家。

“别。”温洁艰难地说,“别破坏了你过节的心情。我,没事。”

玻璃门上始终挂着“close”,夕阳斜照进来的时候,丁湘终于落完了最后一笔。

颂颂叹口气,“分了吧,跟他分手,别总纠结那八年的感情,在一起十几年二十几年分手的有的是,心都变了,没什么值得留恋的。阿洁,分手要趁早,纠结等于折磨自己。”

女孩儿合上最后一页书,看见画中的自己:懒懒散散地靠在椅子上,阳光照在头发上,翻着书,神态专注。身后是绚烂的花,身前一张小圆木桌,桌上半杯清茶,一碟点心。

放下手机,温洁望向窗外,外面黑漆漆雾蒙蒙的,什么都看不到。相爱—甜蜜—厌倦—劈腿,多么俗套的剧情,上演在了她身上。

原来,我这样好看。女孩儿想。

温洁叫了一份外卖,吃到想吐。

女孩儿感激地朝丁湘笑,丁湘说:谢谢你花时间陪我。手里拿出一幅画来,正是女孩儿走进店里的画面,背后正是是她所念的大学。

韩宇很晚才回来,回来就说困了,很快睡去,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,还是装睡。温洁并不想叫他起来解释,他若真的睡了,不容易叫醒,他若装睡,更无法叫醒。

女孩儿接过去,很喜欢,很有纪念价值。

第二天下午韩宇下班的时候,发现温洁已经收拾了所有的衣物离开,除了衣物和窗台上的一个花盆,其它什么东西都没带走。

丁湘在落日里关了店,请女孩儿去吃了一顿西餐。交了她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。

餐桌上压着一张字条,“春天就要来了,可是我们的感情还停留在冬天,恐怕再回不到春天的温度。本来想再努努力,跟你一起期待花开,可是等不到了。再见,韩宇。”

图片 1

韩宇拨打温洁的电话,关机了。他给温洁微信留言,“其实,我并没有想过要分手。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其实还在我心里。”

温洁晚上开机才看到这段留言,她给身边的颂颂看,两个人出去爬山了,刚刚回到家,她还没来得及找房子,暂时住在颂颂这边。

颂颂看完留言说:“或许他跟那个女孩只是玩玩,他知道跟谁在一起感情最终都难免陷入平淡,他只想寻求短暂的新鲜刺激。可是他没想过在外面追求新鲜感会伤害守在身边的那个人,想长相厮守又不愿付出耐心,这样的他,不值得你回头。”

温洁没说话,放弃这段感情她犹豫了太久,当真的准备离开的那一刻,就没想过再回头。离开,对如今的他们,也许是最好的选择。

分手后,也许他会轻松,也许他要学习长情,这都跟她无关了。她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也有问题,也许以后,她该学着主动,学会干脆。

颂颂看着窗台上的花盆,说:“你还要种鸢尾吗?为了怀旧?”

温洁摇摇头,“种一束给自己,一个人也可以守候花开呀。”

颂颂说:“嗯,种吧,说不定等鸢尾长出来的时候,你又遇到新感情了。人总要往前走,一段关系的结束预示着另一段关系的开始。春天来了,失恋也别待在家里,出去晒晒太阳,去春光里寻找爱情。”

颂颂说得很鸡汤,温洁没说话,感觉手机振动一下,她点一下屏幕,是一条微信,韩宇发的,“真的不打算回来了?”

温洁最终回了一句,“愿我们都能找到一个愿意花费耐心长相厮守的人。”

向暖,写故事的人,致力于写平凡女性的小悲欢、小幸运。已出版《好姑娘向暖而生》。微信公众号:xiangnuansg(暖时光)

网站地图xml地图